六合解霸|十三太保

首信易支付梅嶺暢談外匯局新規:跨境支付發展又一重大利好


來源:移動支付網    2019-4-30 20:13

自2013年外匯管理局開展支付機構跨境電子商務外匯支付業務試點以來,跨境支付所支持的場景愈加完善,成本逐漸降低,跨境支付產品的用戶體驗始終在進步,再加上貿易全球化的時代背景和中國穩步開放的經濟政策的良好促進,中國的跨境支付實現了飛速的發展。據中國支付清算協會公布的數據顯示,2018年國內第三方跨境支付機構跨境互聯網交易金額超過4900億元,比2017年增長55%,預計到2020年,第三方跨境支付行業規模將破萬億元。

為積極支持跨境電子商務等新業態發展,國家外匯管理局于2013年在北京等5個地區啟動支付機構跨境外匯支付試點,并于2015年將試點擴大至全國。日前,在總結試點經驗的基礎上,國家外匯管理局發布關于印發《支付機構外匯業務管理辦法》(匯發〔2019〕13號,以下簡稱《管理辦法》),在保持政策框架整體穩定不變的基礎上,主動適應跨境電子商務新業態的業務特點,完善支付機構跨境外匯業務相關政策,進一步促進跨境電子商務結算便利化。

與指導意見相比,《管理辦法》更加明確,強化了落地可執行性及監督罰則,主要體現在:一是明確了市場交易主體、支付機構外匯業務的定義及適用范圍(小額、快捷、便民的經常項下電子支付服務);二是要求支付機構應盡職核驗市場交易主體身份的真實性、合法性,對支付行業從業者、系統、風控、信息采集與報送都提出了更明確的標準;三是更加清晰地界定和規范了監督和罰則。

梅嶺,跨境支付領域資深專家,從業15年,親歷跨境外匯業務從0到1的過程,兼任多家銀行機構業務發展顧問;北京電子商務協會金融科技服務專委會會長等。以下是他從多年跨境支付經驗出發,對《管理辦法》的認知解讀:

從2013年5號文,到2015年7號文,再到現在的2019年13號文,外匯管理部門關于支付機構外匯業務,從試點指導意見變成了管理辦法。由此我們也可以看出,這5年的試點目的基本達到,從業務、市場、支付機構作業、銀行端作業各維度,監管機構已經詳細掌握該業務的特點,并對試點期間的業務風險有了充分了解。國家外匯管理局關于印發《支付機構外匯業務管理辦法》(匯發〔2019〕13號,以下簡稱《管理辦法》)的發布,一方面彰顯了監管機構強大的自信,為進一步開放市場奠定了政策基礎,另一方面新管理辦法更加細致和落地,明確了更加翔實的規定,也體現出監管機構服務市場,促進跨境支付市場良性發展的態度。

綜合對比指導意見和本次《管理辦法》不難發現,在相關管理上也發生了一些變化:

一、登記管理方面

以往試點業務申請,只需要支付機構獲得支付業務許可證(含互聯網支付范圍),且滿足一定技術和制度要求的即可依據試點指導意見提交備案申請,本次《管理辦法》,還特別強調了支付機構應具備至少5名熟悉外匯業務的人員,且有一名是外匯業務負責人作為條件,并在申報完成后進行名錄登記,而且本次規定還明確了登記所需材料要求,特別強調材料中除了之前指導意見中涉及的業務說明、書面申請、資質、技術條件等內容外,增加了承諾函,明確要求支付機構對所申報項目的真實可信進行承諾,同時明示了注冊地分局審核時效,可見管理制度越發的規范清晰。對名錄登記也規定了有效期和延續的辦法。

二、銀行合作方面

由于早期試點時,支付機構在各家銀行開立有人民幣備付金賬戶,且劃分為主存管賬戶和收付戶、匯繳戶等。按照之前的試點指導意見,開展外匯支付業務的支付機構應在主存管銀行開立外匯備付金PIA賬戶,并在此之外不得超過三家合作銀行。本次《管理辦法》規定原則上不超過2家。同時加入了對銀行加強審核合作支付機構的要求,《管理辦法》指出未進行合理審核導致違規的,合作銀行依法承擔連帶責任。

三、交易主體與展業原則

原試點指導意見僅對跨境支付客戶做了簡單描述。本次《管理辦法》針對跨境支付交易主體做了明確定義,即指電子商務經營者、購買商品或服務的消費者。原指導意見與本次《管理辦法》都明確要求支付機構嚴格落實展業三原則,即“了解客戶、了解業務與盡職調查”。但本次《管理辦法》還特別對跨境支付業務的適用范圍做了說明,即支付機構通過合作銀行為市場交易主體——跨境交易提供小額、快捷、便民的經常項下電子支付服務,包括代理結售匯及相關資金收付服務。本次《管理辦法》還特別強調了支付機構應建立市場交易主體負面清單并留存材料5年。

四、交易審核與信息采集報送

與之前的指導意見相比,本次管理辦法對交易審核標準以及信息采集和報送有了更加完善和明確的規定,從采集類目到審核標準都明確了原則,即真實、可跟蹤稽核、不可篡改。并對各相關被查資料分類說明,且明確了保存時效為5年。在信息報送方面也做出了更加明確的要求,如明確以500美元為限,如何辦理結售匯登記,且明確了該外匯業務不計入個人年度結售匯便利化額度,而且明確了應在客戶登記有效期內持續保存相關業務數據和資料。

五、賬戶管理

除仍然規定以PIA為結尾開立外匯備付金賬戶并嚴格與自有外匯資金賬戶區別管理外,還特別強調支付機構不得開立海外外匯備付金賬戶,且不得將交易主體資金留存海外,另有規定除外。

六、罰則

原指導意見,僅就業務量和業務范圍做了約束,處罰方式為調整展業范圍、整改和暫停試點等。本次《管理辦法》對支付機構提出了更加明確的要求,如:要求支付機構落實外匯管理制度和政策,確保交易真實性,提高合法性審核能力等,而且對于處罰也有了明確規定,外匯局可以調整和注銷名錄登記,情節嚴重或涉嫌犯罪的可移交司法機關。

綜上所述,梅嶺認為,本次《管理辦法》發布,支付機構應積極響應并認真學習,為進一步展業做好政策儲備、技術儲備和人才儲備。根據《管理辦法》應積極調整業務流程和內控制度,做到與《管理辦法》的要求同步。《管理辦法》的發布,對于整個跨境支付行業而言,進一步強調提升外匯業務真實性審核要求,各參與主體應加強自身風控合規能力,通過完善的業務流程和內控制度嚴格落地執行《管理辦法》的相關要求,從而有序、合規的開展跨境支付服務。

*部分數據來源于中國支付清算協會、天秤星《2019跨境支付行業白皮書》

相關文章

月點擊排行
關于本站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手機版
Copyright © 2011-2019 移動支付網    粵ICP備11061396號-5     粵公網安備 44030602000994號
 
六合解霸 广东时时11选五计划软件下载 水果机 11选5免费计划软件手机版 六肖稳赚计划 北京pk10五码全天计划 时时彩4码投注方法 有没有北京时时 大乐透蓝号到几 福建时时论坛 nba美国本土实时投注量